内蒙古巴彦淖尔:“菜霸”覆灭记

发布时间:2021-06-10发布者:张瑶瑶浏览次数:10

春风到塞外,田间漫韭香。清晨六七点,巴彦淖尔市临河区四季青蔬菜批发市场已是一片忙碌而热闹的景象。把最后一捆绿油油的新鲜韭菜为客人装好,新华镇新丰村菜农赵建国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

来之不易的笑容背后,隐藏着一段阴霾过往。过去几年里,以孟宪利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欺行霸市,采用暴力威胁等手段垄断市场,严重损害菜农、菜商和消费者利益。而当地的市场监管、公安等部门却一味纵容、失职失察,助长了黑恶势力的嚣张气焰。

今年3月,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通报,当地相关部门的11名工作人员分别受到严重警告、撤销行政职务等党纪政务处分。随着“菜霸”横行一方的故事彻底画下句号,像赵建国一样的菜农终于可以在韭菜丰收的春天感受融融暖意。

“不听话”商贩当场打断腿

“如果这些年没有孟宪利他们祸害巴彦淖尔韭菜行业,我们的日子肯定比现在好多了!”说起前些年的韭菜市场,赵建国至今仍耿耿于怀。

巴彦淖尔地处内蒙古西部,河套平原肥沃的土壤、充足的灌溉非常适宜农业种植。在当地的一众特色农产品中,临河区新华镇种植的韭菜尤为著名。“新华韭菜”叶宽、茎粗、肉嫩、味鲜,不仅获得了“国家地理标志认证产品”等荣誉,也是当地百姓钟爱的家常菜、必备菜。目前,“新华韭菜”种植面积达 6300 余亩,年产量30000余吨,产品近销当地及包头、呼和浩特、鄂尔多斯等周边市县,远销北京、天津、山西等地。

本来欣欣向荣的韭菜市场,却引起了不法分子的觊觎之心,孟宪利就是其中之一。

孟宪利是巴彦淖尔市临河区新华镇新丰村人,用村民的话说,“从小就不是省油的灯,打架斗殴的事儿总少不了他。”从2000年开始,孟宪利一直在新华镇贩卖韭菜。到了2012年左右,随着韭菜行情越来越好、利润越来越高,贪婪的他动起了把控当地韭菜销售的歪心思,暴力的黑手伸向了周边的农贸交易市场。

“差点要了命,当场断了腿!”2012年4月,鄂尔多斯市蔬菜商人张富贵前往巴彦淖尔市新华镇批发韭菜,因为没有从孟宪利规定的渠道进货,先遭到孟宪利等人口头威胁,后在运输韭菜途中,又被拦截车辆。“他们手拿砍刀逼我下车,几个人拿木棍打了我10多分钟。”回想起当时的场面,张富贵至今心有余悸,“我想打电话报警,孟宪利一把将我手机抢走扔进河里。”最终,张富贵腿骨被打断,孟宪利心狠手辣的“凶名”在当地及周边不胫而走。

2015年,孟宪利伙同刑释人员崔利国,纠集10余名社会闲散人员组成了具有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团伙,先后多次在临河区四季青菜市场、物华便民市场、绿都便民市场、旧汽车站便民市场、旧盟医院便民市场、杭锦后旗西菜市场等地,以殴打、威胁、恐吓从事韭菜销售的个体商贩的方式,实施强迫交易,迫使经营韭菜销售的个体商贩退出临河、杭锦后旗等地区的韭菜销售市场,从而达到非法垄断、控制韭菜销售和定价的目的。

不仅对外来的菜商手段强硬,孟宪利对于本村的乡亲也毫不留情。赵建国从小和孟宪利一起长大,本来以为他会对自己网开一面,没承想打错了算盘。2016年12月5日一早,赵建国开车运送自家种植的韭菜到四季青菜市场售卖,刚开进市场,就被孟宪利指使手下团团围住,一通打骂威胁,最后派车一路把赵建国“押送”回村才算了事。

为了维护对周边韭菜市场的实际掌控,孟宪利还建立了一套市场“巡查”制度,要求手下6名骨干成员每日巡查各市场,发现有人未经他们允许私自贩卖韭菜,立即报告孟宪利,并对菜农菜商实施威胁、恐吓、殴打。一个带有黑社会性质的“菜霸”团伙组织结构、分工日趋细化明确,赫然成为菜市场里的“地下执法队”。

由于垄断了市场,孟宪利一伙可以肆意操纵当地的韭菜售价。特别是在每年韭菜大量产出的旺季,他严格控制市场上的韭菜供应量,仅让少量的韭菜进入市场,让本应越来越便宜的菜价始终居高不下。结果,一方面是种植户的韭菜卖不出去、烂在地里,另一方面是消费者莫名其妙买不到物美价廉的韭菜。获利的,只有孟宪利一伙。

“集体”失职失察

事实上,受害群众对于孟宪利问题的反映,这些年一直没断过。但孟宪利“菜霸”团伙不仅没被查处,反而逐渐坐大,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2016年11月18日,菜农邢东驾车从新华镇载着600多斤韭菜到临河城区贩卖,途中被“菜霸”团伙另一头目崔利国带人手持50多厘米长的砍刀拦截、殴打,并以低价强迫收购了全部韭菜。邢东受伤住院后,曾打电话报警,但临河区乌兰图克镇派出所接到报案后,在明知可能存在持刀抢劫等涉及刑事犯罪行为的情况下,没告知邢东做伤情鉴定,更没有作进一步的调查,过了十几天才把邢东和崔利国叫到派出所劝说调解,催促双方签署“治安调解协议书”,以治安案件草草处理了事,甚至没有按规定形成案卷。

公安机关敷衍处理,市场监管部门也置若罔闻,任由暴力事件在市场发生。2017年4月5日,因未得到孟宪利允许,乌拉特前旗乌拉山镇的关小东在临河区物华便民市场销售韭菜时,遭到孟宪利团伙的殴打,并威胁其今后不能在物华便民市场卖韭菜。从市场监督管理局安装在物华便民市场的监控摄像头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关小东正在卸货时,孟宪利等3人过来将其围住,双方先是发生言语冲突,孟宪利突然掏出手机猛砸关小东头部,关小东不敢还手边躲边跑,孟宪利带人持续追打,直至跑出视频监控区域。事发之后,临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既未对此事进行调查了解,也未向公安机关移交有关线索,这样一起大庭广众之下的暴力事件就这么不了了之。

地区内存在“菜霸”这样的黑恶势力,当地党委政府主要领导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孟宪利团伙垄断韭菜市场多年,但镇党委政府从未出面干预、过问。对此,时任新华镇党委和政府主要领导均表示,韭菜种植是新华镇的一个特色产业,镇领导经常到村里和田间调研,并没有听说过孟宪利垄断韭菜市场的事情,也没有菜农反映过“菜霸”欺行霸市方面的问题,对此毫不知情。

各相关部门单位的集体失察,客观上纵容了黑恶势力的滋长,有关干部的敷衍塞责、不作为,更让受害群众心寒失望。张富贵告诉记者,这些年来,他多次向临河区公安局和相关部门递交申诉材料,可一直没有结果,无奈之下只好放弃。菜农刘广柱说,“孟宪利从我手上进过韭菜,拖欠3760元菜款一直没有还,好多菜农都和我一样,我们一起向公安机关写了举报信,但没有人过问。”孟宪利自己也交代,“除了2015年临河区公安局农村中队去四季青菜市场了解我是否欺压过菜农,后来也没人正面找过我,也再没人了解过我的事。”

“菜霸”倒台让菜价直降3元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随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铁拳出击,孟宪利一伙终是“秋天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

2017年4月,临河区公安局以群众报案为线索,成立专案组对“菜霸”涉黑涉恶案件展开侦查工作。2018年3月12日,将该案主要犯罪嫌疑人孟宪利等10余名团伙成员先后抓捕归案。2019年5月29日,巴彦淖尔市杭锦后旗人民法院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数罪并罚,依法判处孟宪利有期徒刑16年,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该团伙其余成员也均受到法律的严惩。为害一方的“菜霸”孟宪利涉黑团伙被打掉后,临河区各大菜市场恢复了正常交易秩序,韭菜批发价每公斤同比下降3元。

“真是大快人心,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咱们出门放炮吧!”听到这一消息,赵建国的妻子李凤仙激动地说。

打掉“菜霸”并不意味着大功告成,对于该案涉及有关公职人员不担当不作为问题的查处才刚刚开始。2019年中央扫黑除恶第15督导组来到内蒙古自治区督导,将临河区“菜霸”垄断韭菜市场这一案件定为上级督办案,要求司法机关、纪检监察机关提高站位、深挖彻查。

2012年至2018年3月,巴彦淖尔市临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安局刑警大队、乌兰图克镇派出所、新华镇有关领导干部、工作人员对辖区内出现的黑社会组织欺行霸市,采用暴力威胁等手段长期垄断临河区四季青蔬菜批发市场韭菜经营业户问题纵容,“集体”失职失察,给该镇正常的韭菜种植、营销环境带来严重影响。2019年5月至2020年4月,上述单位11名工作人员分别受到严重警告、撤销行政职务等党纪政务处分。

“不担当不作为就是对黑恶势力的姑息纵容,严重侵害群众切身利益,啃食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巴彦淖尔市纪委书记、监委主任崔振武表示,要从严执纪形成震慑,更要帮助基层干部认识到群众利益无小事。比如本案中,新华镇党委政府从未召开过会议研究讨论孟宪利团伙欺行霸市、垄断经营及寻衅滋事的问题,也未采取过具体的举措进行处置。这种不明察、不报告、不处理的行为,表面上是工作层面的失职失察,但本质上是思想认识层面对人民群众利益的忽视和淡漠。

“更重要的是防止问题卷土重来。”临河区纪委监委对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区公安局等单位发出纪检监察建议书,督促有关部门做好以案促改、以案促建“后半篇文章”,并要求反馈整改方案和整改进度。

临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吸取新华韭菜“菜霸”案件教训,大力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重点行业领域专项整治,安排执法人员对经营户派发了“您身边是否存在或遭受过强买强卖、欺行霸市等各类‘菜霸’‘肉霸’‘果霸’等黑恶势力”等12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市场调查问卷。同时,对辖区内四季青菜市场等6个农贸、便民市场的127户经营户、176名从业人员进行入户走访调查,排查有关问题线索。

临河区公安局以此为鉴,深入查找队伍管理上存在的问题和漏洞,开展纪律作风教育整顿“回头看”活动,通过身边事教育身边人,组织全体民警学习近期违纪违法典型案例通报,不断筑牢广大民警纪法意识。同时由各局领导对分管单位纪律作风教育开展情况进行检查,将问题遏制在苗头阶段,确保工作不懈怠、不放松、不出问题。

随着“菜霸”的覆灭和各有关部门整改的推进,如今临河区各大菜市场的环境焕然一新。在物华便民菜市场中,前来买菜的陈永杰老人告诉记者,“之前我们也挺纳闷,咱们当地产的韭菜为啥售卖的摊位那么少,价格还贵,有时候来晚了就买不上了。现在我们想吃随时都能买到,价钱也便宜多了!”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2021年第11期)